巽寮湾三日游记

最近去惠州巽寮湾旅游了一下,确切来讲,是61号去巽寮湾旅游了一下。

 

这个地方的名字很难读,我百度了一下,“巽”读“xun”,意思是“稍见亨通,利于出行,利于会见王公贵族”。

 

这样难读的字,应该遭到抛弃。

 

可是那里大街小巷的人,都在拿“巽”做前缀,什么“巽梦饺子”、“巽时咖啡”、“巽德公寓”都有,我猜测那里的人都会读这个字,但意思不一定清楚,不然“乾坎艮震巽离坤兑”里的另外七个字也该露一下脸。

 

到达巽寮湾当天下午,我和伙伴们去三角洲岛玩,海水污污浊浊,人群熙熙攘攘。

巽寮湾游记

图1: 三角洲岛,图文不符

 

此前我见过几次海,印象中也都是这副德行。唯一不同的是,前几次见海我还不会游泳,这一次我会。

我抛开伙伴独自走进海去。游离海岸线大概50米的时候,我就不再前进,一来是怕前方的鲨鱼,怕电视上那些高耸的鱼鳍;二来是怕身下的未知生物。未知才最可怕,何况这海水浊不见底,更为这未知蒙上面纱。

 

在我喝了几口海水后,他们决定开快船去桑洲岛。

 

我在船上感受呼啸的海风,内心隐隐期待这船来个180度翻转,又怕伙伴们死于非命——他们好像都不怎么会游泳,而我刚好不会救人。

 

10多分钟后我们到达桑洲岛,桑洲岛的海水清可见底,如果你愿意,还可以在海滩抓抓螃蟹玩,即使螃蟹并不愿意。

巽寮湾游记

图2. 桑洲岛 图文符合

 

在这个岛上我游离海岸线更长了些,目测应该有100米左右。现在我意识到,我追求的并不是距离,而是对恐惧的感受,是甲状腺激素和肾上腺素的分泌。关于甲状腺激素和肾上腺素的分泌,有必要单独拿出来说一下,做爱也可以达到类似的效果。这样子拿出来说明,是希望广大读者珍爱生命,及时行乐。

我们玩到5点左右坐船回去,手机在录返程视频的过程中被海水冲到,宣告报废。这为我接下来长达24小时的失联生涯埋下了伏笔。

晚上的安排是沙滩烧烤

 

在吃了一堆烤焦的肉之后,啤酒终于来了。我拿着啤酒抱着灌醉全场的心却屡屡碰壁。在喝了两瓶后,我清醒地认识到,自己才是那个最可能醉的人。于是我屁颠屁颠跑去大海里撒了一泡尿,以此宣泄自己的郁郁不得志。

 

烧烤进行到11点左右才散场。

 

回到住处后我放起了韩国电影《辩护人》。看到社会主义和谐分子之后,我就去睡。禁片讲的东西好像很有道理,浮现这想法使我觉得对不起伟大的先烈们,因此需要睡眠来缓解内心的罪恶感。

第二天早上他们去沙滩玩撕名牌,我独自坐在床上感受失联的时光。

 

不知道特朗普怎么样了,最终有没有采纳我的建议;不知道中东地区的石油涨价没有,新政权是为荣誉还是为快感而战;不知道几大互联网巨头又碰出了什么样的火花……

 

手机是一个世界。有人在里面放了图书馆,有人放了游戏空间,有人放了聊天室,有人放了影院,还有的人什么都放。

 

通过这样的方式,每个人得以与整个世界连接。海明威在六十年前就能作出“没有人是一座孤岛”的预测,足见其数学模型建得很好。

下午是漫长的返程时光,我没有手机,只能干瞪着景色发呆。

 

我想起很多东西。

 

比如狼人杀的制胜关键是心态模拟;

比如所有的山都一样,呈三角形,虽然不高,却总能累人个半死;

比如我那胎死腹中的小说,一群角色聚在一起面面相觑不知道下一句话是什么;

比如别人这时候在想些什么……

想到我眼神开始涣散的时候,车终于到达终点。

我收拾了下心情,准备与世界再次发生联系。

 

 

声明:因手机损坏,图片皆来源网络

始发于微信公众号: 无心经营


惠州巽寮湾-【旅游攻略_住宿美食特产_出海渔船】 » 巽寮湾三日游记

美女养眼图

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